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湖北沙洋县一原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局长因社区矫正工作受贿获刑

发布时间:2021-02-24 18:59:00     访问量:139

公诉机关湖北省沙洋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余某,2010年5月任沙洋县司法局社区矫正股股长,2014年8月任沙洋县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局长,2016年12月任沙洋县司法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被告人刘某,2006年9月任沙洋县沙洋镇司法所所长。

沙洋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徇私舞弊暂予监外执行罪

2013年1月,沙洋县司法局收到东宝区人民法院委托,由沙洋县社区矫正办公室为犯故意伤害罪的方某2纳进行审前社会调查评估。2013年1月30日,由沙洋县社区矫正办公室(调查人:刘某、余某某)出具了《调查评估意见书》。据此,东宝区人民法院判决方某2纳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为2013年5月30日起至2015年5月29日止)。

2013年6月至2013年8月,方某2纳伙同吕某、余某1、宋某等人组织、领导以销售商品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费用从而骗取钱财,涉案价值三百二十余万元(因该案方某2纳于2013年9月至2014年7月分别被潜江市公安局、潜江市法院取保候审)。2016年1月21日,潜江市人民法院(2014)鄂潜江刑初字第00200号判决书判决:方某2纳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该判决于2016年6月30日生效。后方某2纳以患有严重疾病为由,要求潜江市人民法院对其裁定暂予监外执行。

2016年11月左右,方某2纳与其哥哥方某1找刘某要求办理暂予监外执行审前社会调查,刘某予以拒绝。几天后,方某2纳带着一条黄鹤楼软珍香烟和一提富硒茶叶来到刘某办公室,再次请求办理暂予监外执行审前社会调查。刘某表示:该工作需要余某某同意才能办理。十几天后,方某2纳、方某1带着一条黄鹤楼软珍香烟再次来到刘某办公室,请求刘某带其二人去找余克清。随后刘某带其二人来到余某某办公室,并将二人委托事项告诉了余某某,余某某予以拒绝。之后,方某2纳、方某1多次请求余某某办理暂予监外执行审前社会调查,并表示愿意出钱办事。余某某表示同意,建议通过中介律师向方某2纳收取钱款办事(关于余某某涉嫌受贿的犯罪事实,沙洋县监察委员会已立案调查)。

2016年12月13日,沙洋县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在收到湖北省潜江市人民法院《委托审前社会调查函》后,向沙洋镇司法所下达了《审前社会调查指派通知书》。2016年12月25日,刘某独自一人(调查笔录中的李某1未到场)向方某2纳安排的公司员工李某2、程远辉和徐某做了关于方某2纳被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不会对周围社会环境带来影响或对他人人身安全带来威胁或危险的调查笔录。同时,刘某将《拟暂予监外执行罪犯社会调查表》交给方某2纳本人,向管片民警唐某某查询有无违法犯罪记录。刘某在明知唐某某签署的意见(经查,2009年其企业在本辖区落户,经营至今,情况属实)完全不符合调查要求的情况下,隐瞒方某2纳有犯罪前科,且在缓刑考验期内再犯罪的事实,在调查表中的镇社区矫正机关评估意见栏,认定方某2纳适用监外执行。

2016年12月26日,余某某明知方某2纳有犯罪前科,在缓刑考验期内再犯罪的情况下,在刘某递交的关于方某2纳《拟暂予监外执行罪犯社会调查表》上签字同意,并加盖沙洋县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的公章。2016年12月29日,根据沙洋县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出具的《拟暂予监外执行调查评估意见书》的评估意见(方某2纳社会危害性不大,适宜暂予监外执行),湖北省潜江市人民法院对罪犯方少纳出具了(2014)鄂潜江刑执字第00200号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

2017年1月,方某2纳到沙洋司法所接受社区矫正时送给刘某二本启功书法籍。另刘某、余某某在为方某2纳办理暂予监外执行审前社会调查期间接受了方某2纳等人的吃请。

2017年6月29日,湖北省潜江市人民法院以方某2纳所患疾病不属于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为由,决定将方某2纳收监执行。

2019年7月16日,余某某投案后如实交代了其在为方某2纳办理暂予监外执行审前社会调查期间,接受方某2纳等人的吃请和财物,隐瞒方某2纳有犯罪前科及在缓刑考验期内再犯罪的事实,导致不符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方某2纳被暂予监外执行。

二、受贿罪

2016年12月,余某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规为广东省普宁市人方某2纳办理拟暂予监外执行社会调查手续,伙同姚某以“法律服务费”名义,共同非法收受方某2纳人民币15万元,余克清分得10万元,姚某分得5万元。另外2017年1月至2019年1月,余某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4万元。余某某将受贿所得的14万元全部用于其个人及家庭开支。 

(一)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伙同姚某共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15万元,其中余克清个人分得10万元。

2013年6月至2013年8月,方某2纳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被潜江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2016年6月30日,潜江市人民法院判决生效后,方某2纳以患有严重疾病为由,要求潜江市人民法院对其裁定暂予监外执行。

2016年11月左右,方某2纳与其哥哥方某1到沙洋找余某某和刘某帮忙办理暂予监外执行审前社会调查手续,余某某予以拒绝。之后方某1代表方某2纳多次请托余某某帮忙,并示意事成予以重谢,余某某予以同意。

为了以合法形式达到掩盖收取方某2纳财物的目的,余某某与姚某商量决定:由姚某与方某2纳控制的公司签订法律顾问合同,收取方某2纳法律服务费15万元,余某某得10万元,姚某得5万元。2016年12月23日,姚某以湖北汉江律师事务所的名义同湖北美宝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美宝药业有限公司签订了《聘请法律顾问合同》。同日,方某1在姚某的办公室交给姚某10万元现金,剩余5万元,通过湖北美宝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会计林少芝以银行转账的方式转到姚某的尾数为7305的工行卡上。之后余某某安排刘某为方某2纳违规办理了拟暂予监外执行罪犯社会调查,并向潜江市人民法院出具了沙矫调(2016)141号《拟暂予监外执行调查评估意见书》。姚某收下上述15万元钱之后,按照与余某某的约定,分4次将其中的10万元现金交给了余某某。

(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4万元。

1.2016年10月,湖北省沙洋县籍罪犯张某,在上海市军天湖监狱服刑期间患有精神分裂症,无法继续在监狱服刑。上海市军天湖监狱委托沙洋县司法局对张明进行拟暂予监外执行调查评估。向某某(张某的母亲)请求余某某帮忙,为张某办理拟暂予监外执行调查手续。余某某答应之后,为张某办理了手续,并向上海市军天湖监狱出具了(2017)沙矫调第101号《调查评估意见书》。

2017年1月5日,向某某给余某某微信转账1万元钱(二次每次0.5万元)以示谢意。

2.2017年4月11日,湖北省沙洋县籍文某某因容留他人吸毒被沙洋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2018年12月19日,文某某因吸毒被沙洋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因文某2吸毒成瘾,沙洋县公安局欲将其送往沙洋强制戒毒所戒毒。文某1(文某2父亲)担心文某2与戒毒所其他吸毒人员交叉感染。便找到余某某,在余某某办公室给其送了0.2万元现金,请求尽快启动收监程序。

2018年12月28日,针对文某2在缓刑考验期间吸毒被行政处罚情况,余克清向沙洋县人民法院出具了沙矫撤字(2018)004号《撤销缓刑建议书》。

3.2017年7月,关于高某涉嫌放火罪一案的审前社会调查,沙洋县人民法院委托沙洋县社区矫正工作局进行调查。高某的辩护人姚某找到余某某,希望其帮忙出具适宜非监禁刑的《调查评估意见书》,并在余某某办公室给其送了0.2万元现金。

余某某收下钱之后,为高某办理了适用非监禁刑审前社会调查手续,并向沙洋县人民法院出具了(2017)沙矫调第101号《调查评估意见书》。

4.2018年10月29日,关于康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的审前社会调查,沙洋县人民法院委托沙洋县社区矫正工作局进行调查。康某的叔叔康某某多次找到余某某,请求余某某帮忙出具康某适用非监禁刑的评估意见,当场在余某某办公室给其2万元现金。余某某收下后,为康某办理了适用非监禁刑的审前社会调查手续,并向沙洋县人民法院出具了(2017)沙矫调第102号《调查评估意见书》。

5.2018年12月21日,吴某某(沙洋县沙洋镇三峡土家族村村民)因犯放火罪被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在沙洋县司法局接受社区矫正。因吴某家人都在北京生活需要照顾,欲请假回北京。吴某某委托宋某某(三峡土家族村村委会副主任)在余某某办公室,送给余某某张东方百货购物卡三张共计0.6万元。余某某收下购物卡后,同意了吴某的请假要求。

沙洋县监察委员会扣押了被告人余某某家属退缴的14.6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余某某、刘某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徇私舞弊,接受当事人吃请和财物,隐瞒方某2纳有犯罪前科及在缓刑考验期内再犯罪的事实,导致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被暂予监外执行;被告人余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同非法收受及单独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9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百零一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及第二款之规定,应当以徇私舞弊暂予监外执行罪、受贿罪追究被告人余克清的刑事责任,以徇私舞弊暂予监外执行罪追究被告人刘某的刑事责任,提请本院判处。

法院认为,被告人余某某、刘某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徇私舞弊,接受当事人吃请和财物,隐瞒方某2纳有犯罪前科及在缓刑考验期内再犯罪的事实,导致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被暂予监外执行,其行为构成徇私舞弊暂予监外执行罪。

被告人余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9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一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第三款、第九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9号)第一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余某某犯徇私舞弊暂予监外执行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17日起至2021年3月16日止。罚金限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刘某犯徇私舞弊暂予监外执行罪,免予刑事处罚。

三、扣押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予以追缴。

(来源:(2019)鄂0822刑初247号、(2020)鄂0822刑初27号判决书,编者有删减)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