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浅谈社区矫正监管公开(魏斌)

发布时间:2019-07-16 00:56:00     访问量:242

 供稿:山东省滕州市司法局 魏斌

 【摘 要】社区矫正作为行刑社会化趋势下的非监禁刑罚执行方式,其重要优势在于对社区资源的有效利用。社区矫正监管手段体现着刑罚执行的刚性,捍卫着刑法的权威性和威慑性。对社区矫正监管的公开,不仅有利于社区矫正监管规范化建设,更有利于增强社会公众对社区矫正活动的理解与支持,对社区矫正实现从法律的宽恕到社会的宽恕有着重大意义。

 【关键词】社区矫正监管  公开  隐私权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及“两院两部”《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的颁布实施,“社区矫正”作为与监禁刑相对应的非监禁刑罚执行方式的地位得到了立法确认。社区矫正顺应了行刑社会化的趋势,其适用日趋广泛,而随着人民群众以及公众舆论对维护自身利益的追求、对良好的社区矫正监管的期待,社区矫正执法行为的被关注度不断提升,如何构建适合我国国情的、规范的社区矫正监管,从基础上影响着社区矫正未来的发展走向。笔者参照国外非监禁刑的实践,结合我国社会、经济、文化现状,认为社区矫正监管工作一定程度地公开,不仅可以满足社区公众对于社区服刑人员信息的知情权诉求,有利于提高社会对于社区矫正的认识,增强社区矫正的公信力,并且有益于使社区矫正理念真正融入到社会中,更好地促进社区服刑人员与社会的和解,最终促进服刑人员重返社会。

 一.对社区矫正监管的认识

 在社区矫正发展历史中,如何在执行社会化刑罚的过程中获得社会的参与支持一直困扰着社区矫正工作者。社区矫正是将服刑人员放置到社区执行刑罚的活动,由于服刑人员重新违法犯罪可能的存在,社会公众便存在不安全的问题,而在不安全感加剧的情境下,社区矫正无法真正实现“社会理解—社会资源参与(支持)—社会矫正”的良性循环。

 在具有重刑主义传统的我国,社区矫正的这一问题更为凸显,“刑在监狱”的观念深入人心,社区服刑人员犯罪后又返回社区,当然会引发社区的恐慌,同时也会使公众产生“刑罚是否过于宽松”的疑问。而另一方面,这种观念同时存在于社区服刑人员脑中,他们认为经过制裁,又得以重返社会,可以相对自由地活动,那么就是“自由”的了,导致在刑观念淡漠,即便是按时报到、汇报思想,私底下也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将服从监管当作是形式。以上两种认识相互作用,累积了社会对于社区矫正的误解,不仅不利于社区矫正设置目的的实现,甚至动摇了社区矫正作为刑罚执行方式的权威性和威慑力。

 从目前而言,社区矫正监管的目的可以分为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捍卫刑罚的惩罚性,约束社区服刑人员遵守监管规定,否则给以警告、拘留、收监处理;

 第二个层面,关注社区服刑人员的人身危险性,随时关注社区服刑人员是否有危害社会的行为,进而积极地采取防控措施;

 第三个层面,督促社区服刑人员履行裁判文书中的积极义务,弥补犯罪被被害人和社会造成的伤害,并保障社区服刑人员参加教育学习、社区服务等,完成矫正任务,顺利回归社会。

 二、社区矫正监管公开的价值

“正义不仅要得到实现,而且应以人们能看得见的方式实现。”社区矫正监管公开是彰显社区矫正刑罚惩罚性、破除社区服刑人员侥幸心理的需要,满足公众知情权也是社区真正参与社区矫正活动的前提,有助于消除公众对社区服刑人员的恐惧感,提升社区安全感,便于被害人参与渠道的构建。从另一层面来看,社区矫正监管公开不仅有利于实现对社区服刑人员的有效监管,也有利于更便捷地实现社会和社区服刑人员对社区矫正机构的监督,对社区矫正监管的规范化有着实际意义。

 从彰显刑罚惩罚性的角度来看,有罪必罚、罚当其罪乃现代法治理念的应有之义,“刑罚的威慑力不在于刑罚的严厉性,而在于其不可避免性。”根据刑罚的定义,刑罚通过对犯罪分子某种利益的剥夺,表现出国家对其行为的否定评价,并起到改造罪犯、保护社会和警醒世人的作用。如监狱服刑中国家以对犯罪人自由的剥夺来来表达国家对犯罪行为的否定,高墙电网就是一种直观的、强烈的警醒和宣示。而对于社区矫正来说,虽然社区矫正监管中限制社区服刑人员部分自由的措施体现着国家对于犯罪行为的的否定,但由于社区矫正具有相对轻缓的刑罚执行外表,在公开度不够的情况下,社会能够看到的表象仅仅是国家对他们的帮助,而看不到他们被限制的状态,因此产生了“刑罚是不是太过宽松”的印象,有悖于一般公众对于“罪有应得”的朴素情感,不利于刑罚的一般社会预防,助长了人们对于社区矫正的误解。正如博登海默所说“当一条规则或一套规则的实施,因道德上的抵制而受到威胁时,它的有效性就可能变成一个毫无意义的外壳。只有服从正义的基本要求来补充法律安排的形式秩序,才能使这个法律制度免于全部或部分崩溃。”因此,对服刑人员罪行、所受惩罚及监管状态的公开是彰显国家对犯罪的否定的需要,是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属性的必然要求。

 从畅通社会参与渠道的角度看,社区矫正的核心在于“社区参与进行矫正”,即让犯罪分子在不脱离熟悉的社会环境的前提下,通过矫正手段,剥夺他们的犯罪能力和犯罪心理,达成返回社会的根本目的。只有在社区普遍参与的情况下,才能够实现社区矫正由法律的宽恕向社会的宽恕的发展,真正使社会化行刑获得自己的土壤。在这个过程中,国家起到的是主导和体现刚性的部分,大量的矫正举措都需要由社会力量来进行,对于社会来说,了解他们所帮助矫正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其当然的合理性。通过公开让社区群众了解到社区服刑人员被适用了何等监管,有助于社区克服对服刑人员的恐惧,获得安全感,另一方面,监管信息公开对社区督促社区服刑人员积极义务的履行同样有着重要意义。

 从控制社区服刑人员人身危险性的角度来看,目前我国的社区矫正监管吸收西方先进经验,技术手段不断提升,如手机GPS定位、电子手镯等。然而作为一种十分关注社区服刑人员个人的刑罚执行方式,社区矫正个别化处遇的倾向、不断适用人格调查制度分级分类处遇的发展方向以及社区服刑人员在社会服刑的情况复杂性,导致现有的报到、汇报思想等设置很容易陷入形式化的尴尬中,不足以满足对于人身危险性控制的需要。从国外经验来看,对一些危险性较强的犯罪人进行信息公开,实现技防和人防相结合,才能达到较好的社会防卫效果。如在美国社区矫正监管中,在社区中服刑的暴力型犯罪或性犯罪人的信息都会被详细的公示,以确保高度危险犯罪人被重点关注,以便在监管力量有限的前提下,实现有效率的控制,最大程度地避免社区公众受到侵害(如对于性犯罪人,美国一些州制定了社区通知法community notification law ,又称为性犯罪人登记法sex offender registration law,即授权政府官员在释放危险的性犯罪人时通知被害人和有关社区的立法。在32个已经有通知法规的州中,21个州允许或者要求主动散发通知,即按照要求对社区范围内住户挨户敲门通知。)

 从有利被害人参与的角度看,注重被害人权益的维护是刑法的发展方向,符合恢复性司法理念。从目前来看,刑事司法中被害人权益维护仍然不够理想,重要表现为刑法程序中被害人的参与有限。从根本上看,被害人作为遭受犯罪行为侵害的人,不仅有获得经济赔偿或补偿的愿望,而且更有着使对其实施侵害的犯罪人受到法律上的谴责、惩罚的要求。在社会化服刑的情境下,被害人更多参与到社区服刑人员的刑罚执行过程中,加深对社区服刑人员监管矫正的了解,有助于他们获得公平感,有助于被害人与社区服刑人员更好地和解。因为笔者认为,犯罪对被害人同时对犯罪人都造成了不良的影响,从被害人角度讲,犯罪导致其受到的不仅仅是肉体上或财产上的伤害,同时受到了精神上的困扰,如妖魔化犯罪人、安全感丧失等,而对社区服刑人员来说,犯罪使他们对于他人权益更加淡漠,正面面对被害人可以使社区服刑人员认识到自己犯罪对他人造成的危害,有助于犯罪人真正地悔罪。社区矫正监管公开应当与被害人参与有机结合起来,着力于促进社区服刑人员与被害人之间的和解。

 从社区服刑人员参与的角度看,社区矫正监管的公开,有助于扭转他们对于社区矫正的不正确认识,端正他们的服刑意识。不少社区矫正服刑人员限于自身认识能力,不认为服从监管是在面对国家的刑罚惩戒,而将之简化为一种人对人的普通管理,认为监管手段是社区矫正工作人员个人对自己的为难。社区矫正监管的公开,不仅有利于社会正确认识社区矫正,同时也有助于服刑人员正确认识社区矫正。从另一角度看,随着社区矫正监管中分级分类处遇的不断发展,进行相关内容的公开,有利于使社区服刑人员做到“心中有数”,起到真正的奖惩效果。

 从对社区矫正执法行为的监督角度看,社区矫正监管的公开,有利于规范社区矫正执法行为。通过公开社区矫正监管职能清单(正像很多地方正在做的权力清单),可以使社会和服刑人员了解社区矫正执法行为的界限,更好地进行监督。同时通过对何罪有何种监管的公开,可以促进人们对于社区矫正的认识,积累对社区矫正活动的信赖,增强社区矫正活动的社会公信力。

 三、对侵害社区服刑人员隐私权的担忧及讨论

 对社区矫正监管公开的最大担忧是公开使社区服刑人员隐私权受到侵害,可能会导致社区服刑人员的嵌入性困境,即出现人们对于社区服刑人员的歧视和过多善意性关注导致的社区服刑人员个人生活受到侵扰,而不利于回归社会最终目的的实现。对这一担忧,笔者认为,社区矫正监管公开中所涉及的社区服刑人员信息,是犯罪行为、犯罪手段、所处刑罚和所受监管、日常表现等,主要目的是宣示国家对于犯罪行为的否定,满足社会知情权和监督权,便于社区矫正其他活动的开展,除特别情况外一般不涉及社区服刑人员隐私权范畴,特别情况是指,社区服刑人员有极高的社会危险性(如性犯罪人和暴力型犯罪人等)。

 为了防止社区矫正监管公开异化为对社区服刑人员个人信息的全面暴露,笔者认为社区矫正监管公开程度应当与社区矫正监管等级相匹配,要求经过有效的评估,确保手段的必要性。同时笔者认为适用社区矫正作为犯罪人的一种福利,如果犯罪人个人不愿意以接受监管为前提重返社会,那么不宜径直裁判其适用社区矫正。

 四、社区矫正监管公开的现状与设想

 目前,《社区矫正实施办法》中已经对解矫程序公开进行了明确规定(第30条),同时规定未成年人社区服刑人员矫正档案应当保密(第33条),而对成年社区服刑人员社区矫正档案是否保密未有相关规定。有观点认为,在社区矫正中出于隐私权保护的目的,社区矫正信息不应当被公开,而笔者认为,社区矫正监管中信息的公开是对刑罚的一种宣示,体现的是国家对于犯罪行为的否定,因此不属于个人隐私权保护的范围。参照国外社区矫正的实践可以看出,社区矫正监管为满足社区公众安全需要及实现对社区服刑人员的有效监督,必然存在对服刑人员权利的剥夺。当然,社区矫正不以对服刑人员的权利剥夺为目的,社区矫正监管中信息的公开应从必要性的角度出发,尽量减少对个人信息的透露,以期在社会知情权与个人隐私权之间达到一个平衡。

 目前的社区矫正监管公开的内涵应当包括:

 第一部分,社区矫正监管的手段、权限,特别是对社区矫正过程中人身危险性骤然升高时的应对方案;

 第二部分,社区群众参与社区矫正的渠道,包括查询的方法、提出质疑的渠道等;

 第三部分,社区服刑人员基本信息的公开,包括年龄、犯罪行为(常用犯罪手法)、目前适用的监管手段等。

 1.对社区矫正监管职能的公开。监管是社区矫正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刑罚惩罚性属性的直接体现,有助于公众直观地感受刑罚的公正性,提升公众的安全感,为公众广泛地参与社区矫正活动奠定了基础。对社区矫正监管职能公开有利于公众和社区服刑人员正确认识社区矫正工作,《欧洲社区制裁与措施规则》第44条规定:“应当向一般公众宣传有关社区制裁与措施的性质和内容、不同执行方式的适当信息,以便使一般公众,包括个人、公私组织和涉及这些制裁和措施的执行的政府部门,能够了解它们,把它们看成是对犯罪行为的适应的可靠的反应”。因此应当制定规范的监管职能公开清单,明确社区矫正机构的监管权限、日常监管手段及依据,如分级分类处遇的操作标准、依据等。

 2.对公众参与社区矫正活动渠道的公开。社区矫正作为一种社会化行刑方式,其相比于封闭的监狱监禁巨大的优势是可以充分运用社区多种资源,公众参与社区矫正活动渠道的公开,便于社区公众及时向社区矫正机构反馈自己的感受,通过社区与社区服刑人员的交流增多,最终促进社区矫正个案目标和社会价值的实现,使社区矫正理念真正深入人心。

 3.对社区服刑人员信息与所适用监管手段及相关必要性的公开。社区服刑人员的信息包括性别、年龄、所犯罪行及常用犯罪手法、悔罪态度,可以从矫正需要的角度,对其犯因需要进行公示。在开展这项工作的过程中应当遵从循证原则,强化证据意识,注重设置科学化评估报告,以期获得罚当其罪的效果。在进行监管手段适用及变更,应当以明确的法律文书为基础,同时手段的适用及变更应获得矫正小组的认可。

 4.对具有较高人身危险性的社区服刑人员的进一步公开。针对人身危险性高,可能对社区公众安全造成巨大威胁的社区服刑人员,应当对其相关信息进一步进行公开,以强化的严格监管手段和群众的广泛监督互相支持,实现对社区服刑人员人身危险性的有效控制。

 五、结语

 社区矫正作为行刑社会化的具体实践,代表着刑罚的发展趋势,有利于减少社会矛盾,倡导维护更加文明的社会秩序。另一方面,社区矫正不单单是将行刑放在社会中,更是一项社会系统性工程,对工作的规范化、本土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社区矫正监管工作作为刑罚严肃性、权威性的重要体现,是社区矫正目标有效实现的基础保障。推进社区矫正监管公开有利于社区矫正工作规范化建设,有利于提升社区公众安全感,使社区矫正理念获得社区服刑人员和更多社会公众的理解,对营造起社区矫正工作的社会支持局面有着重要意义。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