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社区矫正期满之日是节假日的,解矫宣告可以提前或延期吗?

发布时间:2019-06-03 23:03:25     访问量:198

本网来源:社区矫正纵横

【出题啦】

 有人询问:社区矫正对象矫正期满当日恰好是法定节假日的,解矫宣告能否提前至节假日前最后一个工作日,或者顺延至节假日后的第一日进行?

 仔细询问后,原来是这么回事。该工作人员所在区有一名判二缓三的社区矫正对象,缓刑考验期满之日为2019年6月7日,而6月7日正好是端午节,全国放假三天。该矫正对象因端午期间要带家人外出,于是请求司法所和社区矫正机构能否提前一天在6月6日宣告解矫,或者延至6月10日周一进行解矫宣告。

 有工作人员说,社区矫正作为刑罚执行,涉及到矫正对象的人身自由,期满当日应当组织解除社区矫正宣告,不能因为是节假日就提前或延长。

 也有工作人员认为,社区矫正不同于监禁刑罚执行,从有利于矫正对象融入社会而言,该矫正对象的解除宣告可以提前一日开展,但矫正期限应当如实告知矫正对象。

 关于这个问题,《社区矫正实施办法》没有明确规定。不过,小编发现一些地方文件中还真有解矫宣告可以延期或提前的规定。此外,《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第四款也规定:期间的最后一日为节假日的,以节假日后的第一日为期满日期,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罪犯在押期间,应当至期满之日为止,不得因节假日而延长。

 可见,监狱罪犯刑期届满之日如果是节假日的,监狱必须在当天释放罪犯,既不得提前,也不得延后,否则都是违法。社区矫正对象不属于在押罪犯,那么,社区矫正工作中遇到这种情形时,解除社区矫正宣告是否就可以延后或提前呢?

 关于这个问题,小编选取了法制网刊登的一篇文章。

从一案看社区矫正期满最后一日的认定

 被告人郭某,曾因犯盗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2014年7月25日被假释,假释考验期至2016年3月29日止。2016年3月29日14时许,被告人郭某酒后无证驾驶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与一辆电动自行车相撞,致电动自行车乘坐人受伤,两车受损。经鉴定,被告人郭某血样中的乙醇含量为107mg/100ml。被告人郭某因涉嫌危险驾驶罪,于2016年4月16日被取保候审,同年5月17日被提起公诉。

 另查明,2016年3月29日上午8时许社区矫正司法机关已向被告人郭某宣告假释考验期满。

 本案如何定性,有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郭某在假释考验期的最后一天犯新罪,应当撤销假释,实行数罪并罚。第二种意见认为,司法机关已向被告人郭某宣告假释期满,解矫手续办结,郭某原刑罚执行完毕,不属于罪犯,醉酒驾驶的行为不属于考验期内犯罪,不应当撤销假释,实行数罪并罚。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郭某不属于假释考验期内犯新罪,不应当撤销假释,实行数罪并罚。理由如下:

执行机关对郭某假释期满的宣告行为有效

 根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社区矫正人员矫正期满,司法所应当组织解除社区矫正宣告......对裁定假释的,宣布考验期满,原判刑罚执行完毕。但我国法律未对期满当日进行宣告作出明确的时间规定或时间限制,也没有规定期满最后一日要执行满24小时。所以,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司法机关选择期满当日的任何时间进行宣告都不应当予以否认。即2016年3月29日上午8时司法所宣告解除对郭某的社区服刑管制,该宣告应为有效行为。

郭某被解除宣告后已属于刑满释放人员

 既然司法所的解除宣告行为有效,解除管制的手续已经办结,郭某就不再具有“罪犯”的身份,郭某的原判刑罚就视为执行完毕,其属于假释期满的刑满释放人员。那么其在刑满释放后又实施了其他的犯罪行为,应当适用刑法关于累犯的适用原则,而非撤销假释的相关规定。本案郭某实施了新的危险驾驶犯罪,因尚未达到有期徒刑的刑罚标准,不属于累犯。更不应当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

符合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

 根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社区矫正人员矫正期满,司法所应当组织解除社区矫正宣告......对裁定假释的,宣布考验期满,原判刑罚执行完毕。但我国法律未对期满当日进行宣告作出明确的时间规定或时间限制,也没有规定期满最后一日要执行满24小时。所以,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司法机关选择期满当日的任何时间进行宣告都不应当予以否认。即2016年3月29日上午8时司法所宣告解除对郭某的社区服刑管制,该宣告应为有效行为。(文章来源:法制网2016年8月30日)

 本案所反映出的期满之日是否要等到满24小时后再宣告解除矫正,的确是一个问题,不仅社区矫正工作会遇到,监狱释放罪犯时也会遇到,这个问题我们在此不予讨论。但作者提到的“解除宣告有效”的观点,我们是赞同的。该观点的实质是认为解除社区矫正宣告不仅是一种仪式,而且具有标志着社区矫正终止的法律效力。小编认为,解除社区矫正宣告应该在社区矫正期限届满之日举行,不得延期或提前,理由是:

有利于显示宣告的法律效力,突出法律权威性

 法院的判决、裁定一经宣告,即刻具有法律约束力,非经法定程序不得改变。行政行为一经宣告也是如此。在法学理论上,这称为公定力。因此,国家机关的宣告行为,不仅是一种程序上的仪式,更能同时带来实体上的法律效果。解除社区矫正宣告也是一项法律行为,也应该同时具有标志着社区矫正结束的法律后果,如果将解矫宣告延期或提前,将会使解矫宣告变成一种纯粹的程序仪式,带来形式与实质分离的后果,损害刑罚执行工作的权威性。

延期宣告既会对社区矫正对象本人带来不利影响,也会影响解矫宣告顺利进行

 解除社区矫正宣告如果延期举行,会让“社区矫正对象”的标签贴在已经不是社区矫正对象的人身上更长一段时间,这不利于其早日融入社会。此外,因为此人的社区矫正期限已经届满,其已经获得了完全的人身自由,如果在延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此人如果离开了居住地或拒绝前来参加解矫宣告,社区矫正机构又该如何?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