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三问怎么办? 社区矫正工作实例解析

发布时间:2018-09-29 20:48:49     访问量:128

作者:南昌市东湖区司法局豫章司法所 胡松

社区矫正自2003年在我国开始试点,经过十五年的不断完善和发展,现在较之03年无论在执法制度、执法装备、执法文书、执法衔接、执法经验、办公场所等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但作为一个相对新鲜的刑罚执行类别,社区矫正在实际操作中还是暴露出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和不足。笔者自2013年开始从事这项工作,作为一名基层的社矫工作者,就自己在工作中遇见的具有代表性的几个问题进行分析,以期广大同仁共同讨论,集思广益。

1、 户籍空挂某地一直在外居住生活,犯案后进行社会调查时又承诺搬回户籍地居住,希望在户籍地接受社区矫正,怎么办?

 案例:

段某,因幼时读书,将户口迁至其位于南昌市东湖区某处的大伯名下,从未在大伯家居住过,一直租住在外地,后因盗窃被捕,法院将委托调查函发至户籍地司法行政机关要求做社会调查。

解读:笔者认为社区矫正人员应当实行居住地管辖。同时将被告人或者罪犯置于社区进行矫正的基本前提是其必须在所服刑地一直连续居住且要充分考虑其在所居住社区的一贯表现、居住地社区(村)居委会、邻居等意见。从案例中不难看出,段某只是在幼年时因求学原因将户口迁至其大伯处,而实际从未在此居住生活过,户籍地社区居委会、周边邻居对其根本不了解,户籍地司法行政机关根本无从核实调查相关材料,理应建议法院将其发往居住地进行调查。但段某在询问中承诺他可以立即搬到大伯家居住一直到矫正期满,而无论是《社区矫正实施办法》还是《江西省社区矫正工作实施细则》都没有对拟调查对象到底是案发前在某地连续长期居住还是案发后能在某地连续长期居住作出明确规定,这就给我们在实际操作中带来了麻烦和问题。

2、 矫正服刑与基本生活产生冲突怎么办?

 案例:

张某,社区矫正服刑前一直在隔壁县城租店做小本生意,每日往返于家中和店里,妻子患病基本丧失劳动能力,并育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全家生活就靠张某经营店里的生意维持,后张某因危险驾驶罪被宣告缓刑进行社区矫正。

解读:根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相关之规定,进行社区矫正就意味着不能自由离开限制区域,换句话说就是张某无法继续在隔壁县城经营其生意。按照目前的执法环境,隔壁县城的社区矫正机构会以其“户籍不在此地”“未在本地长期居住”等理由拒绝接收张某,而张某一旦在居住地进行矫正那么势必一家老小的生活会陷入困境,不仅不利于其安心矫正并有可能引发其他安全隐患。如何解决这类人员的矫正服刑问题,也是基层社区矫正机构不得不面临的“棘手”问题。

3、 无保证人或保证人起不到“保证”作用的怎么办?

案例A:

王某,未婚,外省人,只身一人在南昌做生意,租房居住。因盗窃被宣告缓刑进行社区矫正

案例B:

熊某某,案发时未成年,无业,游手好闲,因寻衅滋事被宣告缓刑进行社区矫正

解读:根据现行社区矫正之规定,社区矫正机构应为社区矫正服刑人员确立专门的矫正小组,小组成员中包括家庭成员和保证人。案例A中的王某只身一人在南昌谋生,其家庭成员近亲属都在外省,他又没有正式工作无法提供在社区矫正期间的保证人;案例B中的熊某某,他的父亲虽然愿意做他的保证人,但在后期的矫正服刑期间其屡屡违纪违规,当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找其作为保证人的父亲希望他配合管理时,他父亲双手一摊:“他对我非打即骂,我哪里保证的了什么?我也没有办法”….结合这两个案例来看,目前社区矫正的相关管理制度中除了对暂予监外执行的社区矫正服刑人员的保证人的提出了责任要求外,对其他类型的社区矫正服刑人员的保证人的资格、义务、责任作出任何明确规定,所以这些所谓保证人往往流于形式,起不到任何配合监管作用,对此,笔者呼吁立法能明确保证人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让他们真正起到相关的作用。

   在长期基层的社区矫正工作过程中,我相信和我一样的广大同仁都会遇见很多目前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但现实操作中往往又会出现而不得不面对的实际问题。对此,我们没有相关模式可以借鉴,也没有现成的案例可以复制。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在合理合法而可能的范围内去协调好,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将社区服刑人员“管的住、管的好、管的巧”。目前,《社区矫正法》有望出台,作为基层一线的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我真心希望矫正法的出台能给予我们统一的执法标准、执法依据,让我们不至于陷入“不能管、不敢管”的尴尬境地,让社区矫正工作真正成为维护社会综合稳定的有力防线!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